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犬斗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这手艺,我只道肉好吃,从没想过野猪肉竟能烤出这般美味。”

     “呵呵,傅勒,乡巴佬,没见识,这算得什么,等老子哪天有空,正经弄几样好东西给你尝尝,就怕你连舌头一起嚼碎了吞下去都不晓得。”

     “哈,熊守山,你有见识,顶多也就是个厨子的见识呗,话说你要去当个厨子只怕也要发财的。”

     “嘿嘿,当个厨子能有多大出息,我要做了厨子,我那老爷爷只怕得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我了。”

     两个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的年轻人围着篝火相互笑骂,一边笑骂着还不停往嘴里塞着炙烤野猪肉,只是各自外伤都不轻,时不时的疼得龇牙咧嘴直甩脑袋。

     熊守山自然就是那个猎户装扮驱使狗群的年轻人,男人就是这样了,只要不是什么解不开得深仇大恨,常常打着打着架就打成好朋友了。

     要问谁打赢了......谁也没打赢,看两人那猪头肿脑的德性就很明白。

     当时得情况是这样的,傅勒挣脱绳索往前扑,可谓气势汹汹,熊守山大惊之下失了主动,一边退,一边要拔匕首;傅勒两手空空自然不会让对方拔出凶器来,于是上前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熊守山两条胳膊死死抓住;两人就此扭打在了一堆。

     熊守山还算精壮敏捷,不过傅勒的块头和力量更大一些;但熊守山的玄功内劲却是胜于傅勒,而且熊守山有许多奇招,怪招,阴招,让傅勒吃了不少亏,只是傅勒有一个明显的优势,那就是抗揍,军户修炼的《破阵诀》就有这个好处,傅勒挨上熊守山好几下子拳脚和熊守山挨上傅勒一拳造成的结果却是差不多的......

     两人硬是从白天打到晚上,谁也降不住对方,连围在边上看热闹的猎狗们都瞧得乏了,各自散开来戏耍嬉闹去了。

     精疲力尽的两个年轻人只得暂时休战,拳脚停了,嘴里还相互对骂停不下来,骂着骂着却都骂笑了,一块点起篝火烤猪吃,其他的事情吃饱再说!

     两人折腾了大半天,傅勒对这个熊守山也有了一个大致了解,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他出生于一个特别的家族,据说这个家族很久之前是专门负责为当时得国君驯养狩猎用的鹰犬的,而且掌握着一门特别的技艺《驱兽术》,家族势力最大的时候,整个晏国的战马驯养也都归他们负责,可见其深受当时国君的器重。

     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整个家族迁徙到了晏国的最南方,但家族最基本的使命依旧存在——每隔几年就必须向晏侯进贡一批猎犬。

     熊守山就是因为要将这批家族精心驯养的猎犬送往国都才途经此地的,不料却在这山中发现了一只异兽——白猞,熊守山欣喜若狂,当即什么也顾不得了,借助着这批最精良的猎犬费尽心机猎捕异兽。

     所谓异兽,就是变异的鸟兽,并不是说多一只眼或者少一条腿那种怪胎似的变异,而是一种本质上的改变,这种本质上的变异非常稀少,普通人终其一生也不会有机会碰见一次;异兽于山野间野生,外行人也能看不出有多少不同,无非是比一般野兽狡猾些,或是强壮些,或者凶狠些,而对熊守山这样的人来说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他可以将异兽捕获驯养,通过训练和引导,让异兽像人一样修炼,当然方法是完全不同的,以此让这些难得的异兽不断变得强大。

     知道了这一层,傅勒其实也有点愧疚了,虽然自己不是有心为之,但毕竟让熊守山的计划落了空,这种机会太过难得,很可以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了;而且熊守山的为人傅勒也有些钦佩,这家伙和自己打斗了那么久都占不了便宜,却始终没有驱使猎狗来袭击自己,倒也算得光明磊落。

     当然了,要是站在熊守山的立场上情况也不尽然如此,首先,就算是让狗群把傅勒撕了,对于找回白猞也没有任何帮助;其次,熊家有熊家的家族规矩,驱兽伤人是一种忌讳,除了几种特殊情况外,族人一般是不会犯这个忌的。

     而这些,傅勒自然是想不到了。

     吃饱了炙烤野猪肉,傅勒把满嘴的油一抹,起身道:“守山兄弟,这一次因为傅某的鲁莽坏了你的好事,我虽然不可能集结族人帮你搜山,但我本人在去晏都之前的这几天一定全力协助你把那只白猞找出来!”

     “唉......”熊守山神色黯淡:“也怪我自己计划不够周全......等等,你刚才说你过几天要去晏都?你去晏都做什么?”

     傅勒便把武烈学宫今年大批招收弟子,不但是贵族子弟,连去年战事中阵亡将士的族人子弟也可以参与选拔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熊守山。

     “武烈学宫啊......”熊守山摸着下巴沉吟了好一会,抬头道:“或许就是天意如此吧,失了白猞,却得到一个入选武烈学宫的机会,哈哈,也好,也好,那就这样吧,三天以后,我们一起去晏都,我办完了家族的差事就和你一起去武烈学宫!”

     “你也想参与武烈学宫的选拔?”傅勒差异道:“莫非你们家也有人在去年攻打蔡国时阵亡了?”

     “那倒没有。”熊守山笑道:“不过,我是贵族啊,呵呵,以前我这样的只怕轮不上,不过今年不是大批招收么?”说着还拿出一块家族徽章在傅勒眼前晃了晃,还真是一块铸着猛犬形态的男爵徽章。

     “贵族?养狗都能养出贵族来?!”傅勒怪道:“我们这些军户家族为国家流了那么多血,却什么都不是!”

     熊守山不悦,起身道:“你懂什么!当年我家先辈驯养大批猛兽也是要加入战斗的,我家的爵位也是用军功换来的!”

     傅勒无语,心中却很是不服,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之后的三天,两人带着猎犬把附近的山头峡谷仔细搜查了好几遍,却再也没有发现那只白猞的踪迹,熊守山自然是失落得很,不停念叨着:“找不着了,找不着了,异兽哪那么容易找,比寻常野兽要狡猾得多的,受到一次惊吓后必然远遁藏匿,怎么可能再找出来......”

     傅勒也是听得烦了,够了,他也不免有些急躁,忽而心中又灵光一闪:“别着急,这只异兽找不到无非也就是两种可能,要么已经远远的逃走了,已经不在这附近,要么是藏起来了,没错吧?”

     “没错,怎么,你想到了什么?”

     “如果它是逃去了别的地方,那自己我们没有办法,但我看这个可能不大,野兽都有自己的领地,在熟悉的领地上它们活得更轻松自在,通常不会轻易离开,哪怕是人,一般也很少愿意远离故土的。”

     “呵呵,有道理,这一层我也想到了,不然也不会在这里耽误时间,可那宝贝藏在哪里呢,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遍了。”

     “我们一直依赖你的猎狗来追踪寻找,有些猎狗去不了的地方......”傅勒望向远处:“山北那片悬崖绝壁我们就没有去过。”

     熊守山眼睛一亮:“走,这就去!”

     两人花了半日急赶,穿过眼前这条峡谷就可以抵达山北绝壁之下,跑在前头的猎狗群突然停下了脚步,竖起耳朵一动不动,头犬低吠了一声,狗群迅速集合起来向前方某处奔去。

     傅勒看得真切,忙问熊守山:“它们发现什么东西了?”

     熊守山没回答,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狗群确实发现了东西,却是另一群猎狗,熊守山的八条猎狗成半圆形将另外五条猎狗围了起来,两群猎狗相互发出低沉的咆哮作威胁状。

     另外那群猎狗的主人也在不远处,那是三个猎户,年纪只怕都不小了,最年轻的也得四十几岁,年纪大的看着不下六十;傅勒和熊守山赶了过去,两拨人相互打量了一番,都没有说话。

     晏国南方民风彪悍,又有斗牛斗狗的风俗,狗群争斗这种情况主人上前干预就等于示弱认输,承认自己驯养的猎犬不如对方。

     熊守山不肯示弱,在傅勒看来很正常,他们家就是专业干这个的,哪能折了锐气;那三个老猎户居然也不肯示弱,倒是有些意外。熊守山的猎狗明显强壮凶猛得多,而且数量上有优势,猎户们那几条狗虽然也算精壮,和熊守山的狗相比足足矮一头的。

     唯有那只头犬有些不同,那看起来根本就是一只狼,只是年纪显然不小了,皮都耷拉着,身上的毛也秃了不少。

     傅勒正观察着,两只头犬已经按捺不住,各自从狗群中突出,冲向对方撕咬在了一起,其他猎狗纷纷狂吠,作助威状。

     结果来得太快,也太意外,熊守山的头犬很快掀翻了对手,那条老狼似的家伙倒下的同时却准确的咬住了对方的脖子,等这老狗再次站起来,熊守山的头犬倒下了,喉咙被彻底撕开,一命呜呼。

     那条老狗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熊守山的脸色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