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chapter22
    第二十二章汉尼拔医生

     “boom!”

     震耳欲聋的响声自身后传出,爆炸产生的巨大热浪夹杂着破碎的砖石灰尘等等席卷而来。

     夏洛克在那时候拉着米娅才跑出了几米远,立刻飞身扑倒了米娅。

     许久之后,四周尘土落定,米娅才被人从地上扶起来。

     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她几乎听不清周围的声音。

     麦考夫跑过来问了他们的情况,她似乎看到夏洛克在自己耳边说着什么,看唇形大概是问自己有没有受伤,而后又生气的指责她当时为什么不跑。

     是啊。她怎么又忘记逃命了呢?

     那一年看着那个小警察在自己面前被炸得粉身碎骨,偏偏自己却幸运的活了下来,即便是腹部被开了一个洞,可至少她现在还活生生得站在这里。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胆大妄为的女子,但在第一次面临生死的时候,还是害怕得不知所措,她曾经以为已经将那些无关的人或事都忘了,然而她的身体却告诉她,其实一切都真实的存在着。

     “我……我很好。真的没事。”耳鸣还在作祟,她大口得喘着气,努力让自己拼出还算标准的词句。

     “你真是该死!”

     而后她看到身边那个与自己一样灰头土脸的瘦高男人捧着自己的脸颊,旁若无人的吻下……

     *******************************************************************************

     上午八点,手机闹铃在枕边嗡嗡作响。

     米娅从床上坐起来,屋内窗帘拉得很严实,即便是缝隙处都没有透出多少光亮,或者这也跟伦敦并不多见的阳光有关。

     还好有手机,否则她又要错过班机的时间了。

     枕边的那个男人还在熟睡着。

     睡着的夏洛克更像个乖孩子,失去了平日骄傲、叛逆的感觉,他总是喜欢侧过身紧贴着你。

     米娅俯下身亲吻了他的额头,不过她还是尽量没有吵醒他。

     然后轻轻的下床,洗漱、穿衣、收拾行李。

     她并不是在逃避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是为了感激他昨日的救命之恩。

     在这个年纪,单身男女,会发生什么其实都挺正常。

     只是,她需要花些时间来好好考虑一下以后。

     她似乎真的有点儿喜欢这个人,说喜欢好像还不恰当,总之是比她预期的在意更多。

     那个时候,她被夏洛克从爆炸后的废墟里扶起来,劫后余生的感觉,她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幸好你没有事。

     她已经不能想象也不敢去面对夏洛克可能会受伤的画面,连假设都不行。

     当她意识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重要性的时候,当她在脑海中勾画者未来的计划时突然发现那画面又多了一个人影的时候。

     米娅觉得她需要离开一阵子冷静一下。

     她和夏洛克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即便忽略到地域的差异,以后他们在一起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

     她放弃fbi的工作,留在伦敦成为军情六处的探员又或者是某个咨询侦探合伙人?

     还是夏洛克会选择在美国那个高犯罪率的国家居住,沉浸到更多的罪案里。

     如果下一次她在面对爆炸的时候还是那样无助且无能,他们还能不能再一次化险为夷?

     米娅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地坐上了飞往纽约的班机。

     机票是仓促订购的,所幸还有剩余的头等舱。

     宽敞和舒适的环境更适宜她的思考,穷极无聊的时候米娅翻开了随身的手包从里面掏出了一颗粉色的钻石放在手心把玩。

     是那天在警局,从雷斯垂德警长手中收下的那颗原本该属于文森特·奥康纳先生的钻石。

     或者说,是真正的“巴黎之夜”。

     这该多亏了夏洛克故意的混淆视听,以至于精明如麦考夫和莫里亚蒂那样的人都一直认为,放在军情六处的保险箱里的才是真品。

     “它非常漂亮。我想镶嵌在项链上应该很适合你。”

     这已经是米娅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评价了,声音还是那么熟悉的一个人。

     米娅抬起头,“克莱特医生,好久不见!”

     他们确实是很久没有见面了,自从自己进入bau工作,她与这位知名的心理学专家,她的曾经的大学导师汉尼拔·克莱特,便极少联系了。

     巧合得不仅仅是他们现在正在同一次航班上,甚至汉尼拔的座位就在米娅身边。

     以他细微的观察力和敏锐的嗅觉,很快就察觉到了米娅此刻正满怀心事,“你最近还好嘛?”

     被如此轻易看穿的米娅未免沮丧,“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太好?”

     “其实并没有。你表现的一直很好。”

     乘务员这时候送来了午餐,汉尼拔很贴心的替米娅将餐具布好,然后把更合她口味的菜肴放在顺手一些的位置,“一早上赶飞机,我看你应该饿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优雅且细心的,说话的语气也是同样温柔的循循善诱,总是能让你为他敞开心扉。

     “这次回纽约,我要见到他了。”

     “他?”汉尼拔似乎并没有思考太久就已经明白了米娅的所指,“你还在意吗?想过再续前缘?”

     “太久了,喜欢他当初是什么感觉?我已经不记得了。”

     “那么你在困扰什么?你完全可以当他是一个老友见面而已,你何时是这么不洒脱的人?”

     “昨天,在抓捕一个罪犯的时候,他引爆了身上的炸弹。”米娅顿了顿,带着自嘲的笑意,“我当时竟然吓傻了,连逃跑都忘了。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竟然……”她说不下去,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她已经害了一个人为救她而死,却又差点害了第二个人。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里过不去的那个坎,或者说是心底最深处惧怕的东西。你至少一直在选择正视它而不是逃避,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总是需要些时间的。”

     “已经多久了?快十年了吧!还需要多久?”米娅的语气有些急躁。

     汉尼拔已经快速的解决了午餐的食物,虽然头等舱的菜肴已经相对精致了,可很显然,它并不符合他的口味。

     “我的女孩,你今天的情绪确实不太对劲。多艰难的境地我们都熬过来了,你还记得嘛?所以,现先的情况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他放下刀叉,让乘务员倒了两小杯的威士忌,递了一杯给米娅。

     一晚上的睡眠不足,高空中的低气压,还有昨天那场劫难的惊魂未定,都让米娅这时候的情绪有点儿失控。

     她当然记得汉尼拔所说的那些事。

     那一年在墨西哥,还不到十九岁的她任性妄为地拉着尼尔偷了一样东西。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当地最大的毒枭也是黑帮头子的私人珍藏。

     他们开始被人追杀,四处躲藏。

     尼尔提出他们分开逃跑,混淆视听,让那些追踪他们的人无法确定方向,他们约定半个月后在纽约见。

     他们那时候还在热恋中,为了她心爱的男人,米娅竟然选择了自首,她想要拖延一些时间,可给尼尔足够逃离墨西哥的机会。

     气急败坏的黑帮头子在警局押送她的车上装了炸弹。

     发现了炸弹的那个小警官,在最后时刻解开了她的手铐,拉着她往外跑。

     结果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

     腰上被爆炸物的碎片刺了很深的伤口,几乎丧命,是汉尼拔·克莱特亲自为她做的手术。

     他把她从鬼门关上救了回来,带着她躲避了黑帮的追杀,最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纽约。

     也许是属于小女孩的任性,手术后她恢复了很久,又加上东躲西藏辗转流离了一阵子,再后来的复健和各种疤痕祛除手术,她始终没有和尼尔联系。她总是希望再次见到自己爱人的时候,她还是那个欢蹦乱跳健康的女孩。

     然而两年后,当她重新站在美国的土地上,再次见到那个名叫尼尔·卡佛里的男人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新的女友。

     先是艾利克斯,再是凯特……

     她当然怪不得对方的移情别恋,是她太天真以为他俩的爱情会和从小听到的童话故事那样坚贞不渝。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开始新生活的权利。

     米娅心里过不去的那道坎,大概就是在墨西哥那两年受伤和逃亡的生活。

     她不想再见到尼尔,大约也就是不想被问及那两年失踪的去向。

     汉尼拔后来推荐她考入了大学心理学系,在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是她的心里医生。

     他们其实对对方都十分得了解,那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让她拥有了现在的人生,所以米娅就算知道什么也从来不会说。

     包括选择调离fbi的行为分析部,并不只是皮特单方面的推荐而已。

     她只是不想面对有一天汉尼拔可能会列为bau头号侧写对象。

     她做不到纵容他的那些恶习,却同样也做不到看他被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