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麦考夫番外之圣诞节
    麦考夫的爱琴海

     希腊首都雅典。

     这是个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算得上最古老的城市,古希腊的文明在这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在十二月寒冷的季节来到这个温和舒适的地方度假是再合适不过的。

     米娅今天穿着一身如同古希腊少女一般单肩的白色棉麻长裙,腰间系了一个银链子,再搭上一条颜色鲜艳的长围巾做披肩。

     她淡棕色的长发已经长到了小腿处,带着天生的波浪卷,如今自然的被垂放下,在地中海的微风中轻轻舞动……

     这一个早上她已经被不下十个年轻男人搭讪,对方都表示愿意成为这位美丽女士希腊之行的全程导游。

     不过,米娅都拒绝了,她还没有来一场新鲜艳遇的打算。

     当然,也许是因为这些希腊小伙都不够阳光帅气,入不了她的眼。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no,米娅在心中自嘲的笑笑,恐怕他连小伙都算不上了。

     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会看上那个男人。

     米娅此刻正走在伊瑞克提翁神庙遗址的边上,虽然几千年的岁月已经让这个当初气势宏伟的建筑只剩下了几根大理石柱和几个残破的美女雕像复制品,不过这并不影响米娅就站在那儿静静的欣赏。

     她非常喜欢这些经历过历史沉淀的东西,仿佛几千年前的故事历历在目。

     她还能记得自己在大英博物馆看到的其中一座雕像的原品,被放在橱窗展示的陈列品,早就失去了它原有的属于那个年代的神秘色彩。

     该死的她怎么又想起了英国。

     米娅回忆起三天前在伦敦军情六处的办公室内。

     麦考夫一边处理着手中的文件,一边说道:“米娅,圣诞节的假期恐怕要推迟了。女王陛下有了临时的新任务。”

     米娅那时候还半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突然就坐了起来,“我飞了十多个小时,放弃了和朋友们的圣诞狂欢夜过来这里,你就给我听这个消息?”

     “很抱歉,你知道的,这是工作。”依然是低着头慢条斯理的签署文件。

     “噢,别和我提你那该死的国家和什么女王。”米娅走到办公桌前,一把就抽走了他手上的钢笔,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麦考夫,我很生气!这是认真的!”

     “我知道,亲爱的,我已经预定了下周在南太平洋一个私人小岛的旅程。只是晚——”

     “no,我拒绝!”米娅像个孩子一样开始发脾气,“那是圣诞节!圣诞节!你竟然要让我一个人在这灰沉沉又潮湿的破城市里呆着!”

     “别生气,我保证,新的旅程一定会很完美。而且圣诞夜陪你吃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的时间还是有的。”

     “无聊!”米娅将钢笔随手丢回了笔筒里,一抬腿坐到了办公桌上,她穿着一条短裙,透明丝袜下那修长白皙的大腿就这样明晃晃的横在桌面上,她一伸手抓着麦考夫的领带让他更靠近自己,“亲爱的,你真的忍心留我一个人?”

     麦考夫的双眼自然没有错过眼前的美景,他笑着抓过米娅拽着自己领带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给我五天,五天之后我所有的时间都属于你。”

     “麦考夫!”色诱都失效了,失去耐心的米娅有些气急败坏,“或者放弃你那些无趣的工作陪我度假,或者……我会让你和你敬爱的女王都后悔的!”

     “……”麦考夫只是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她,却依然没有松口。

     “好吧!”米娅跳下了办公桌,在沙发上拿起自己的皮包打开办公桌的大门,“圣诞节愉快,福尔摩斯先生!

     ******************************************************************************

     所以,离开军情六处的米娅直接买了机票就飞到了雅典。

     当然,临走前她还顺便带走了一样她给自己的也是给麦考夫准备的圣诞节礼物。

     传说中,镶嵌着全世界最大颗钻石的,女王的权杖。

     而且,此刻她就一边走在雅典的街道上,一边将权杖拿在手里把玩。

     虽然路人也投来好奇的眼神,不过他们都只是以为这是一个做工精良的纪念品。

     一直到……

     身边突然笼罩起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迅速的躲进了一处隐蔽的小巷,就在转身的一刹那,她听到了隐约的枪声,和面前墙壁上被击碎的石子。

     算起来,女王大人是该发现丢失了东西,也应该已经派人来找了,不过——

     暗杀?

     他们是不是有点儿狠了?

     米娅用最快的速度审视了一下目前的处境。

     身在异国他乡,她自然不可能还随身带着什么武器,况且她也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

     原想着自己的这个小恶作剧,麦考夫最多派几个黑西装的帅哥来把自己带回去,可现在……

     这位政府高官是要准备杀人灭口的节奏?

     这种狠心的负心汉活该单身一辈子!

     好在他们目前还是选择暗杀,至少还有所顾虑怕引起骚动,米娅所要做的是第一时间隐藏在人群中逃离这里,然后给权杖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自己再改头换面离开希腊。

     米娅正想探头出去看看对方的人数和阵仗,哪知身体才刚刚侧过去,又是接连几颗子弹射在了附近的墙壁上。

     看来至少有三个人以上。

     虽然是装上了消|音|器,可在这熙熙攘攘的集市上,还是多多少少引起了路人的侧目。

     透过日光投下的阴影和她敏弱的听觉,她可以感觉到,那几个人正在朝着自己这边靠近,他们没有蜂拥而上一举将自己击毙是怕她身上也藏有武器吧?

     米娅几乎没有多想抓着墙沿就翻了进去。

     那砖墙内是一所民居,屋子里一个年轻的小伙听到动静推门出来。

     他看到米娅吃惊的想要大喊,幸好米娅早有预备先一步捂住了对方的嘴。

     她眨了眨眼睛,尽量摆出一副惊慌失措的可怜样,用手指了指墙外,用祈求的目光望着对方。

     那小伙竟然被她看得有些红了脸,他点了点头,将米娅带进屋,给她打开了面朝另一边街道的后门。

     米娅很快就隐没在了人群中,这个时候要是回酒店肯定是不行的,她想抄小路躲避追踪,可惜事前功课没做足,她对雅典的街道一点都不熟悉,她开始思索着那里才是可靠的藏身之处。

     那几个追踪的杀手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们在那院子四周搜查了一番,没多久也就发现了米娅逃跑的方向,迅速追了过去。

     他们毕竟是有经验的,米娅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没多久就渐渐被逼近,透过街边的玻璃橱窗的反光,她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身影,幸好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阻碍了他们射击的视线。

     不知道是太久没有锻炼体力不济,还是穿着裙子皮鞋实在不方便跑路,米娅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这次也许真的要载在这儿了。

     “跟我来!”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男人抓起她的手腕就往街道边的另一条小路开始跑。

     他说的是英语?

     快速逃命中,米娅并看不清那个男人的样貌,不过只是他说话的嗓音和身材来看,应该是个帅哥。

     颜值高的人向来能在第一时间博得别人的好感,米娅也不例外,她放下了大半的戒心,跟着那个陌生的男子跑了一段,停在了一处无人的小巷里。

     米娅背靠在墙上喘着粗气,正想问些什么,就看那男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右手上已经握着一把枪,暗暗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那些人也太能追了!这样都甩不掉?

     米娅这时候真的开始痛恨麦考夫了,要不要真的这点情面都不留?

     她踢掉了脚上两只碍事的皮鞋,将长裙撕了一个直开到胯部的口子,站在那男子的身后,摆出了迎敌的架势。

     几个持枪的杀手很快就接近了,那男子确实身手不凡,一出手就已经夺了一人的枪又踢翻了另一个,剩下的第三人企图直接向米娅出手,可米娅早有了准备,还未等对方举枪就一脚踢了他的手腕处,而后拿着手中权杖狠狠的朝着对方脑袋上猛击。

     看着那个人捂着脑袋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米娅觉得原来这权杖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还挺结实的。

     迅速的解决了那三个歹徒,男子又带着米娅到了自己的车上。

     那是辆银灰色的跑车,还是阿斯顿马丁限量款,确实很拉风。

     米娅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她这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起那个男子。

     金棕色帅气的短发,深蓝色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眸,还有那带着危险气息,却无比迷人的五官,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利落的伸手和隐藏在衬衫下结识的肌肉……

     仅仅是想象都让人陶醉。

     “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你可以叫我米娅。”

     “詹姆士·邦德(james·bond)。”他简练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启动了跑车。

     “……”邦德?

     米娅使劲眨了下眼睛,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

     谁来告诉她这只是个同名同姓的巧合!

     不过米娅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邦德先生,该不会你刚好还有另一个代号叫007吧?”

     “没错,这是我的工号。”

     007先生在导航仪上输入了目的地的确切方位,汽车进入了全自动驾驶。他终于空出手来,在后车座上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钛合金公文箱,将它打开推到米娅面前。

     箱子里已经预先做好了一个细长形状的凹槽,大小正和米娅手里的那个来自于白金汉宫的圣诞节纪念品差不多。

     米娅从来也没有打算把手上那玩意收藏太久,毕竟没什么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一个烫手山芋,几乎没有犹豫就放进了箱子里,又问道:“是麦考夫·福尔摩斯派你来的?”

     邦德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将箱子上锁重新扔回车后座。

     米娅想起不久之前,她一时兴起也曾追问过麦考夫,军情六处是否真的有外界传闻的那位帅气高大且无所不能的007号特工,詹姆士·邦德。

     麦考夫也同样只是给了她一个微笑,并没有回答。

     当然,与其关心这一场英雄救美的浪漫后续,她还是首先想要知道自己的命究竟差一点葬送在谁手里。

     “如果,你是来救我顺便拿回女王的权杖的,那刚才那几个又是什么人?”

     “只是一些恐怖组织的人而已。”

     “他们也要权杖?”米娅的目光不自觉的撇了撇刚才的那个公文箱。

     恐怖组织的头也想登基做女王不成?

     “事实上权杖里的芯片藏着最新的有关核武器的研究成果。”

     “……”这份圣诞礼物有点儿大啊!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带着这么一个全世界恐怖组织都争相抢夺的危险物品,他们不是应该立刻搭乘私人专机把东西还回去比较好么?

     为什么这个男人并没有一点要回去的意思?

     邦德也打量了身边的女人,虽然这身衣服现在看起来是有点狼狈了,不过却带着另一种野性的美感,他勾起嘴角,“有个风景宜人的好去处。”

     跑车到了码头又换了游艇将他们带到了伊兹拉岛。

     小岛上是不允许任何汽车与摩托车通行的。

     邦德在港口给米娅买了双休闲的单鞋,牵着米娅的手走过一条条陌生的小巷。

     伊兹拉岛上的建筑都以白色的砖墙为主,配上红色的屋顶,远远看去好像童话里的小镇,透着纯真与可爱。

     他们没多久就来的半山上一处豪华的大宅,有女仆恭敬的迎接他们的到来。

     “下午好,邦德先生,玛拉基小姐。”管家先生这时候也走了出来,“小姐的卧室在二楼中间的那一间,您可以先上去梳洗一下,晚餐马上就准备好。”

     “wow~”和这样一位又帅气还懂得情调的绅士出游果然让人无比愉悦,米娅回了邦德一个迷人的笑,“那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来。”

     卧室是典型的希腊式的风格,配合着爱情海与伊兹拉岛的风貌,只有蓝白两色的装潢,梳妆台上都是米娅惯用的化妆品牌,衣橱里的衣服也都是米娅的尺码并且还有她喜欢的风格。

     如果不是确定今天是她和这位传说中的特工的第一次见面,她都要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暗恋自己很久了。

     只是,确实好像有点不对劲。

     虽然传闻007先生风流又多情,可也不至于……

     从头至尾,他俩说的话都没超过五句,更不用说暧昧的氛围了。

     她还不至于自恋的觉得这个阅女人无数的情种能对自己一见钟情到这个地步。

     不过米娅还是舒服的洗了个澡,化了妆换上一件美美的礼服长裙在仆人的带领下去了豪宅顶层的露台。

     露台正对着爱琴海的方向,正是夕阳西下的时间。

     当橙红色的太阳开始渐渐接近地平线,湛蓝的海水也染上了一层葡萄酒一般醉人的紫色,那是一天之中爱琴海上最美的时刻。

     邦德也换了干净的西装衬衫,他带了一条羊绒披肩搭在了米娅的肩上。

     已经是十二月,傍晚的爱琴海还是带着伤人的凉意。

     “谢谢。”

     仆人在露台的餐桌上陆陆续续端来了热腾腾的美食。

     米娅拿起开胃酒,“多谢今晚的款待rs!”

     邦德同样也站在露台边眺望着远处的风景,“cheers!”

     饮下酸甜可口的果味冰酒,米娅并没有回到餐桌上准备开始享用今天的晚餐,而是更靠近了对方。

     这个游戏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她才不信,那个总是自以为聪明的男人真的可以这样沉得住气。

     海风将她的长发吹到了身旁男人的脸上,邦德想要抚开这些扰人的发丝,却正对上了米娅笑意盈盈的双眼。

     她今天的洗发水带着海洋的气息,加上周围空气中咸湿的味道,让人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节奏。

     “詹姆士~”她刻意放柔了语气,面对面将双手勾在他的颈间,身体微微后仰,而腹部却有意无意更贴近了他。

     任何一人男人面对这样的局面都不会无动于衷,何况眼前这位本来就是个多情种。

     他下意识的就将手环住了她的腰,低头……

     “抱歉,亲爱的,恐怕要打扰你们的约会了。”

     在邦德身后,某个男人果然沉着脸走了出来。

     他今天竟然没有带上那把破旧的黑雨伞!

     还不算太晚,至少今天还是十二月二十四日。

     米娅的笑容中是掩饰不去的幸福,不过她的人还是挂在007先生的身上。

     “咳咳……”这场面让詹姆士·邦德先生也有点尴尬。

     之前麦考夫只是吩咐他去搭救米娅、寻回权杖,顺便好好招待她,以便拖延时间好让麦考夫能全身心的解决完工作赶来这里过圣诞节。

     可他差一点就没把持住泡了上司的女朋友……

     他松开了搂着米娅的手,后退了几步,保持距离。

     虽然事情的结果也不至于会丢了饭碗,但被上司嫌弃的后果,尤其是这位绝顶聪明的福尔摩斯先生……

     实在是不敢想象。

     好在麦考夫根本没有这个空闲时间去和他计较,只是摆摆手,让邦德离开了。

     露台上,终于只剩下他和米娅面对面。

     “送你的圣诞礼物玩得还开心嘛?”

     原本还期待看到男人吃醋的米娅顿时有些生气了,“我就知道!什么最新核武器的秘密,哪会那么巧就在我拿的权杖里?是你故意的?”

     麦考夫挑了眉,原本该是高深莫测的表情,在他额头的皱纹下莫名显得有些可笑,“你应该会很享受这一次与众不同的圣诞节。”

     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在嘴边亲吻。

     “被几个手持武器的人在街上追得一脸狼狈,我可不认为这有什么可以值得享受的!”而且,她喜欢的裙子和高跟鞋就这样被毁了。米娅甩开他,“不是说圣诞节要为你的女王陛下效忠么?”

     “托你的福,提前解决了。”这一次干脆直接将她整个人都紧紧的禁锢在自己怀里。

     “哦?”米娅似乎比较有兴趣知道这个故事。

     “我的人接到消息,女王陛下的身边有恐怖组织安插的人,不过我们并不能确定他的身份,原本这几天是要处理这件事的,不过正巧你拿走了权杖。”

     “所以,你干脆对外宣称,权杖里藏有最新的机密,顺便监视那几个人,看看是谁向组织通风报信?”

     麦考夫不置可否,“大概,就是这样。”

     “你就不怕我真的会有危险?”几个小时前在街道上追捕自己的人拿的可不是公园里射击游戏所用的塑料子弹。

     “你应该试着多相信我一点,就如我一直相信你可以保护好自己。再说詹姆士·邦德是最优秀的特工。”而且不仅仅是在工作能力上。麦考夫当初只是提供了一个构想和一些信息,没想到这位下属可以安排得这样出色,当然如果忽略到最后那一点点小意外的话。

     “确实很优秀。”米娅坏坏得笑起来,在麦考夫耳边吐气如兰,“尤其是,他的身材……那么棒……那结识的胸肌,强壮的手臂……噢……”

     “亲爱的,我也可以满足你。”麦考夫将他抱起来坐在露台的围栏上,米娅的双腿正好圈在自己的腰侧。

     两具身体贴近,除了愈渐升高的体温,米娅还感觉到了……

     “麦考夫你……你竟然健身了?”

     今天麦考夫并没有穿平日里那古板的三件套西装,只是穿了衬衫和休闲的西装外衣,透过胸前已经解开的三颗扣子,她竟然看到了肌肉!

     麦考夫干脆脱掉了西装,“去年你回fbi工作时候就开始了,收效似乎不错。”

     “确实不错。”米娅毫不收敛的将他的衬衫扣全部解开,连腹肌和人鱼线都有了,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她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胸肌,手感不错!

     “米娅……”他的嗓音突然低沉下来,在她的耳边,引起一阵颤栗,“继续挑衅我,恐怕今晚你就要吃不上地道的希腊美食了。”

     “我以为……最好的美食,已经在我面前了。”丝绸的长裙已经滑到了大腿处,米娅将双腿环着他的腰,有意无意的在对方的腰臀处摩挲。

     ………………

     爱琴海的落日终于隐没在了地平线。

     卧室内只剩下一室旖旎和惹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

     一响贪欢之后。

     米娅疲累的躺在了按摩浴缸内。

     谁说上了年纪的男人体力会下降,那啥也会受影响,这些理论明明在那个男人身上都行不通!

     她开始觉得麦考夫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一定是蓄谋已久的,白天那场追捕已经耗费了自己太多的体力,以至于刚才竟然是她先求饶了。

     肚子好饿啊!

     她开始后悔错过露台上的一整桌美食了。

     就在米娅昏昏沉沉却又饿得睡不着的时候,鼻尖竟然飘来一阵香气。

     穿着浴衣的麦考夫正端着餐盘走进了浴室。

     他将餐盘放在了浴缸边上,米娅顾不上拿餐具,抓起一块牛肉就放进了口中。

     “好吃!”她幸福的眯起了双眼。

     麦考夫这时也脱了浴袍进入水中,他从身后搂住米娅,让她可以舒服的靠在自己怀中享用美食。

     “亲爱的,你太贴心了。”米娅忍不住回过头去亲吻他。

     “比起詹姆士·邦德如何?”事实证明,男人都是小心眼的,麦考夫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没忘记那件事。

     米娅嘴里喊着肉,口齿含糊不清,反问道,“邦德是谁?”

     【终于完成了!话说你们不会看了番外就立场不坚定的站麦哥了吧!!哈哈哈哈】